活动预告

展览预告丨“书生意气”——吴振锋书法作品展

 

 

 

 

展览:“书生意气”——吴振锋书法作品展
开幕:2017年4月1日上午10:00
展期:2017年4月1日——4月9日
地点:陕西省美术博物馆

 

 

吴振锋
        笔名不然,别署万庐。
        一九五七年生于陕西商州。
        现任陕西省美术博物馆收藏研究部主任,《美术博物馆》杂志执行主编。系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、五、六届学术委员会委员,第七届隶书委员会委员。陕西省文史馆研究员,曾担任全国第六届、第八届书学讨论会评审委员,全国第九届、第十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评审委员,全国第二届手卷展评委,中国美术馆第二届当代名家书法提名展艺术委员会委员,第二、三届全国隶书作品展暨研讨会评审委员,乌海杯全国书法大赛、全国首届王羲之奖、首届钟繇奖、首届云峰奖、王安石奖、陶渊明奖、七届全国楹联展评审委员,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审委员,全国首届小品书法大展评审委员。广东省书法院特聘研究员,兰州大学书法艺术中心研究员,西安交通大学城市学院首席教授。


       作品曾入选中国书协举办的全国第二届新人新作展,第五、八届中青年书法家作品展,首届楹联展,首届行草书展,全国隶书大展、海内外著名书法家作品邀请展、中日、中韩、中新、中马书法联展、中国近现代书画展,故宫博物院书法名家邀请展等,获奖十余次,作品被故宫博物院、中国美术馆、中国文字博物馆等多家文化机构收藏或刻石,全国第八届书法篆刻展获“全国奖”。


        多年来在《中国书法》、《书法研究》等报刊上发表书学论文百余篇,曾多次参加国际书学讨论会、全国书学讨论会及全国书法批评年会等学术活动。论文曾获全国隶书学术研讨会一等奖,全国第五届书学讨论会三等奖。论著《叩问心灵——吴振锋论书三题》荣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。出版有论书文集《心灵的选择》、《叩问心灵》、《因为书法》、《新中国60年书记史纪》、《书法发言》、《字里千秋》,另有《华山三友书法集》(合作)、《吴振锋书法》《当代中青年书法家创作档案·吴振锋》等行世,执编有《美术博物馆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质直朴厚  虔诚坦荡
《吴振锋书法作品集》序
文/遆高亮

 

        吴振锋兄是我们“华山三友”中的老大,无论是年龄、个头,还是学问、胸怀与人格,都是我和史星文的楷模,是我们名符其实的“领头羊”。吴史二兄属鸡,今年皆称“耳顺”,回想我们三友走过的30年艺术生涯,真是悲欣交集,感慨万千。振锋兄在他60岁来临之际,要举办一次较大规模的书法展,出版他的书法作品集,概以《书生意气》命名。易中天曾用过这个书名,核心讲的是“知识分子的人格问题,也就是知识分子做人的问题”。我所理解的“书生意气”,是执拗的读书人,不为世俗所摇,不为利害所动,孤注一掷地坚守读书人理想品格的人。吴振锋是书生,是读书人,是书法与理论并重的人,又是一个敢于对世俗说不,敢于坚持真我的人,他配用这个名称。对于一个书法家和文艺理论家来说,吴振锋的艺术理想和人生追求也是“书生意气”,他前两年率众弟子多次举办《书生味道》师生书法展和出版作品集,主旨亦在“书生”精神的追寻。他说:“我的选择在外面,在酒桌的外面,在潮流的外面,在圈子的外面,在时髦的外面,在各种潜规则明秩序的外面。既然格格不入,索性就待在外面。”“生活中有我,有不平但不抱怨,有遗憾但不后悔,有一份孤傲但不妄自菲薄。”正是他60年人生体验的选择,也是书生品格的另一种表达。

 

吴振锋作品
       无论问学从艺,年轻时拼才情,中年时拼功力,老年时拼学养。他如今已经进入人生的第二个春天,是到了品味过大繁华、大悲忧、大寂寞,该求达于大平静、大欢欣的时候了。我面前放着他即将出版的《书生意气》书法作品集样稿,比较前10年出版的作品集,我发现了其中最大的变化,无论隶书或章草已打破昔日凝固的定势,而趋于恬淡静穆,质直朴厚一格。他崇尚静美,是书法艺术的高屋建瓴者,是痴而不愚者,是儒家:“定而后能静,静而后能安,安而后能虑,虑而后能得”的践行者,亦是佛家:“心如澄海,光风霁月”的修为者。他说:“书法之终极表现在于生命本质的外化,书法家的最终关怀亦是人格的升华。我曾为艺术而无奈地活,我将因无奈而艺术的活。”由此让我感到“落花无言,人淡如菊”的人生境界,也深深地理解到明白人当适应规律,才能享受人生真如和艺术真谛。

 

吴振锋作品
      “一艺磨成皆血泪”。吴振锋深知历代书法经典的意义,他致力于隶书和章草书的研究,志在突破与创造。他研究和临习钟鼎文、陶文、西河汉简、楼兰残纸、凡《毛公鼎》《散氏盘》《周墙盘》等古籍典本,都是为隶书创作寻找高古的信息和语言的,他数十年倾心为日课的《大开通》《石门颂》《杨淮表记》《鲜于璜》《衡方碑》《张迁碑》《乙瑛碑》等经典研习,尝言:“我之走进隶书,是取法西汉碑石砖石,在摩崖中采精神气象,在庙堂中立体势法度,在简牍帛书以及砖文、印章、陶瓶之中得趣味,即书写性。这种隶书道路的选择于自己是挑战,收获的不仅在书写风格的形成,更得之于文化风格的养育、涵化、蕴籍。”“隶书之古质,在于典雅蕴藉,内涵丰富,且多奇逸,借以空灵内敛之金文气息入隶,则去其粗俗,故能天真平淡,遒媚浑深”。他的学书志向是要为隶书开创新的天地,独创出属于隶书艺术百花园中那一个我,他要把“碑铭隶书的秀逸工整,端庄大气,摩崖隶书的豪放雄强,简帛隶书的自然天成,以及砖、瓦、印、陶文的意趣”尽收为用,“以《张迁》立一骨骼架构,拉长字型,借《墙盘》之气息立品,参入篆籀笔法,魏碑意态,属于转换地生成。这种探索历经几十年岁月,其个中甘苦,岂外人能知焉?”读他的新作,无论丈二巨制,还是对联、扇面、尺牍、题跋、书陶,隶书的比重最大,写的精严静妙。我注意到他造形语言的丰富与固我,点划质量朴拙厚实,有生熟交织,巧拙互唱,平中寓险,稚趣横生,我感到自己如同进入深山古寺,以虔诚坦荡之心观老衲面壁诵经,唯有“正心诚意”,才能“格物致知”。说到此,我忽然想起,振锋兄崇尚佛教,虽不睥睨儒家与道家,但其书作中充盈饱满的淡定与冲和,安详与恭敬,从容与沉稳,理智与慈祥,非浅陋鲁莽,庸俗浮薄之辈所能为。基此,我最爱也最欣赏他的隶书!

 

吴振锋作品
        这本册子里也收有少量小楷书和行草书,他原本钟爱八大山人,一直都在追慕他的精神世界和艺术风格,至于二王、米芾都是他那的“座上客”。他也推崇颜鲁公,只是取颜雄浑厚重的庙堂之气而已。值得一提的是,他抄录友人们赠他的诗文短信,无意于佳乃佳也,真情坦荡,自然浑穆,大有古贤之风。读者还不妨认真阅读他的拓片题跋文字,其中有他的研究思想与文辞华彩,毕竟他还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学者。


        当然,我们在看待分析任何艺术现象和艺术家的时候,都难免有个人情感好恶的原因,我说吴振锋也不外于此。其实,他于书法并不是感悟力超强的那种人,但他的知识积累,理论储备却是当世罕有的。他书作的特征与美感,均来自勤奋与刻苦,来自他做人做事与从学从艺的老实真诚,毫无虚伪花俏。他书作中没有烟火气,市侩味,更没有长戈大戟与张牙舞爪,是真诚人写的真诚字,真情人做的真情艺,怎不感人至深呢!

 

 

吴振锋作品
        聪明人都爱玩“智慧”,老子就很讨厌这种人,他倡导“大智若愚”,也是要那些爱玩“智慧”的小人警醒。在当今书坛,聪明人多数爱玩技法,孰不知炫技如同卖弄风骚,是做作是俗气,百艺之大敌也!吴振锋书作中的简单平实,是他创作思想的根,加上学问的积淀支撑,还有憨人诚善的童稚心,那种朴实无华,天真无邪都成了他独特的个性风格。我在想,努劲与粗野,佻巧与轻薄,熟练与俗气,整饬与平庸,奇异与丑怪,追风与盗窃,还有炫技与做作,皆在一念之间,不知吴兄认同否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二零一七年三月五日于仰止阁